SkyblueMc

默默看文的小透明

K莫小段子 · 抱着一起睡 (一发完)简体版

好像很多人都写过类似的……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时间:在一起之后


在一起之后,郝眉跟ko虽然睡在同张床上,但是一人睡一旁,姿势标准得像没睡觉一样。尽管每一个隔天早上郝眉都在ko怀里醒来,但晚上睡觉的时候,郝眉死活不让ko搂着。原因无他,又是郝眉认为他最硬最爷们,怎么会像个女的搂着其他人睡觉,这不是笑话吗。


ko其实很想抱着郝眉,但又不想让他难受,只好待他睡着后自己把人拉过来搂着睡。


但一次ko出差回来后,事情就变得不一样。


这是郝眉和ko在一起后ko第一次出差。


出差前,ko忙着为郝眉准备几天的饭菜,提醒郝眉东西放哪里等等,却没特别在意睡觉的问题。因为他想郝眉睡觉时都不靠近他,所以他在不在也没什么影响。


但是,事情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虽然郝眉没有抱着ko睡觉的习惯,但他习惯床上有ko的气息,所以ko 出差后他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直到他抱着ko穿过的恤衫,才慢慢的睡着。于是ko出差的这些天,郝眉都搂着他的衣服睡觉,而且渐渐想通抱着人睡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所以ko出差回来的那个晚上,ko一钻进被窝,就被郝眉抱的紧紧的。


只听见郝眉嘟囔着“ko,你回来了,真好”


END


K莫小段子 · 抱著一起睡 (一發完)繁體版

好像很多人都寫過類似的……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時間:在一起之後


在一起之後,郝眉跟ko雖然睡在同張床上,但是一人睡一旁,姿勢標準得像沒睡覺一樣。儘管每一個隔天早上郝眉都在ko懷裡醒來,但晚上睡覺的時候,郝眉死活不讓ko摟著。原因無他,又是郝眉認為他最硬最爺們,怎麼會像個女的摟著其他人睡覺,這不是笑話嗎。


ko其實很想抱著郝眉,但又不想讓他難受,只好待他睡著後自己把人拉過來摟著睡。


但一次ko出差回來後,事情就變得不一樣。


這是郝眉和ko在一起後ko第一次出差。


出差前,ko忙著為郝眉準備幾天的飯菜,提醒郝眉東西放哪裡等等,卻沒特別在意睡覺的問題。因為他想郝眉睡覺時都不靠近他,所以他在不在也沒什麼影響。


但是,事情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雖然郝眉沒有抱著ko睡覺的習慣,但他習慣床上有ko的氣息,所以ko 出差後他翻來覆去都睡不著。直到他抱著ko穿過的恤衫,才慢慢的睡著。於是ko出差的這些天,郝眉都摟著他的衣服睡覺,而且漸漸想通抱著人睡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所以ko出差回來的那個晚上,ko一鑽進被窩,就被郝眉抱的緊緊的。


只聽見郝眉嘟囔著“ko,你回來了,真好”


END


梦中的他 【K莫/短完/简体】

一篇奇怪的文,大家凑合看吧。





第一次梦见他,是一个下雨的晚上。


梦里我被人追杀,直至走到一个死胡同,前面已无路可走,我只好蹲下来,抱着头。就在此时,他出现了,我看不清他从哪里来,也看不到他的脸。


醒来后只依稀记得那个令人安心的背影。




第二次梦见他,却是在一个演奏厅里。


这次依旧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知道这就是他。演奏完毕后,他朝我的方向走过来。经过我身边时,说了声:“麻烦让一让”


是一把低沉,磁性的声音。


同样的,我醒来后只记得他的背影。




第三次梦见他,是仲夏的一个晚上。


这一次我们在森林相遇。我和他都是独自一人去这个森林,于是便结伴同游。这次我可以牵着他的手,并肩而行,但还是看不清他的脸。不过我看到了他宛若星辰的眼睛。




之后有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梦到他。直到我找到了我的伴侣,才又梦到了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那天晚上,我牵着我伴侣的手,慢慢睡去。


梦中的他第一次跟我打招呼,而且我第一次能看清他的脸,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孔。


他笑着对我说:“眉眉,余生请多多指教”


然后便消失于一阵烟雾之中。


这时候,我醒来了。我看了看身边的人,轻轻的说:“余生多多指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