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Mc

默默看文的小透明

被你抱(爱)着的我【K莫/短完】(简体版)

有人说:有爱的拥抱是有温度的,没有爱的拥抱只是单纯的身体接触而已



时间:走后门后



走后门后,ko和郝眉还是友谊以上,恋人未达的状态。这段时间,ko跟郝眉抱过两次,但都是因为完成了项目,兴奋的抱在一起。尽管每次抱ko的时候,郝眉都感到格外的温暖,但他一直以为是ko体温偏高的缘故。



直至有一天……


那天郝眉刚通宵三天完成一个大工程。刚回家,他连鞋子都没脱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尾随进屋的ko把郝眉的鞋子脱掉后,正打算进厨房为郝眉熬粥,却发现他好像在做恶梦。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而且双手在空中想要抓住一些东西。


当他经过郝眉身边的时候,郝眉抓住了ko的衣摆。 ko失了平衡,趴在郝眉身上。大概是感觉到自己抓住了一个温暖的物体,郝眉的呼吸渐渐回复平稳。


第二天早上,郝眉醒来后发现自己枕在ko的胸口上。他抬头看着ko的脸,慢慢的想到这种被安全感包围的感觉好像只是在ko的怀里才感觉到。


以前听愚公的调侃,郝眉以为是愚公以他污秽的思想去看待他和ko之间纯洁的兄弟情。现在看来,是他一直不知道ko的心意。


虽然郝眉觉得自己是直男,只喜欢女生,但他知道ko喜欢他后不但没有感到恶心,而且还觉得自己是个渣男。人家那么照顾他(哪有兄弟会承包你的工作还照顾你的起居饮食),他却以为这是因为ko把他当兄弟的缘故。


正想着,ko突然醒过来,郝眉朝ko笑笑说:“早安呀,ko”


ko轻轻的把他推开,问道:“饿了吗?”


“很饿呀,昨晚都没吃晚饭就睡着了”


ko应了一声便走进厨房煮早饭。




自从郝眉意识到自己喜欢ko后,就积极的构思一个浪漫的告白。


煎牛排?不行,我的厨艺……


变魔术?我不懂……


送…花?太娘了吧?


……


算了,我直说罢了。啊!对了,过两天是ko的生日,不如……





ko生日那天


贯彻了ko一向的作风,致一的同事并没有为ko办生日派对。他们只是每人跟ko说了声生日快乐,便把时间留给郝眉跟ko相处。至于肖奈,竟然罕有的给郝眉放半天假,说是让他跟ko庆祝生日。


得到肖奈的批准,郝眉跟ko提早下班去逛超市。虽然是ko的生日,但买的材料几乎全都是郝眉爱吃的。


一路上郝眉都吱吱喳喳的跟ko聊天。在快要到家的时候,郝眉才想起那天是ko的生日,更是自己向ko表白的日子。


他看着ko一手一袋的拿着他喜欢的食材进了屋,默默的跟自己打气。然后从ko的手里拿过食材,把它们放上桌上。


ko疑惑的看着郝眉,郝眉深深的吸了口气,紧紧的抱住ko。他把头埋在ko的胸口上,声若蚊呐的说了句我喜欢你。


ko抚着郝眉的背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ko用力搂了一下郝眉,贴着他的耳边说:“这样就知道”


郝眉轻轻的推开ko,呆呆的看着他。


“……什么?”


ko没有回答,只是摸一摸郝眉的头,微笑着走进厨房。



END


被你抱(愛)著的我【K莫/短完】

有人說:有愛的擁抱是有溫度的,沒有愛的擁抱只是單純的身體接觸而已

時間:走後門後

走後門後,ko和郝眉還是友誼以上,戀人未達的狀態。這段時間,ko跟郝眉抱過兩次,但都是因為完成了項目,興奮的抱在一起。儘管每次抱ko的時候,郝眉都感到格外的溫暖,但他一直以為是ko體溫偏高的緣故。

直至有一天……

那天郝眉剛通宵三天完成一個大工程。剛回家,他連鞋子都沒脫就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尾隨進屋的ko把郝眉的鞋子脫掉後,正打算進廚房為郝眉熬粥,卻發現他好像在做惡夢。他臉色蒼白,滿頭大汗,而且雙手在空中想要抓住一些東西。

當他經過郝眉身邊的時候,郝眉抓住了ko的衣擺。ko失了平衡,趴在郝眉身上。大概是感覺到自己抓住了一個溫暖的物體,郝眉的呼吸漸漸回復平穩。

第二天早上,郝眉醒來後發現自己枕在ko的胸口上。他抬頭看著ko的臉,慢慢的想到這種被安全感包圍的感覺好像只是在ko的懷裡才感覺到。

以前聽愚公的調侃,郝眉以為是愚公以他污穢的思想去看待他和ko之間純潔的兄弟情。現在看來,是他一直不知道ko的心意。

雖然郝眉覺得自己是直男,只喜歡女生,但他知道ko喜歡他後不但沒有感到噁心,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個渣男。人家那麼照顧他(哪有兄弟會承包你的工作還照顧你的起居飲食),他卻以為這是因為ko把他當兄弟的緣故。

正想著,ko突然醒過來,郝眉朝ko笑笑說:“早安呀,ko”

ko輕輕的把他推開,問道:“餓了嗎?”

“很餓呀,昨晚都沒吃晚飯就睡著了”

ko應了一聲便走進廚房煮早飯。


自從郝眉意識到自己喜歡ko後,就積極的構思一個浪漫的告白。

煎牛排?不行,我的廚藝……

變魔術?我不懂……

送…花?太娘了吧?

……

算了,我直說罷了。啊!對了,過兩天是ko的生日,不如……



ko生日那天

貫徹了ko一向的作風,致一的同事並沒有為ko辦生日派對。他們只是每人跟ko說了聲生日快樂,便把時間留給郝眉跟ko相處。至於肖奈,竟然罕有的給郝眉放半天假,說是讓他跟ko慶祝生日。

得到肖奈的批准,郝眉跟ko提早下班去逛超市。雖然是ko的生日,但買的材料幾乎全都是郝眉愛吃的。

一路上郝眉都吱吱喳喳的跟ko聊天。在快要到家的時候,郝眉才想起那天是ko的生日,更是自己向ko表白的日子。

他看著ko一手一袋的拿著他喜歡的食材進了屋,默默的跟自己打氣。然後從ko的手裡拿過食材,把它們放上桌上。

ko疑惑的看著郝眉,郝眉深深的吸了口氣,緊緊的抱住ko。他把頭埋在ko的胸口上,聲若蚊吶的說了句我喜歡你。

ko撫著郝眉的背說:“我知道了”

“你知道?你怎麼知道的?”

ko用力摟了一下郝眉,貼著他的耳邊說:“這樣就知道”

郝眉輕輕的推開ko,呆呆的看著他。

“……什麼?”

ko沒有回答,只是摸一摸郝眉的頭,微笑著走進廚房。

END

心因你再次跳動 【K莫/一發完/甜吧?】

突如其來的腦洞……


如果你是我命定的那個人,是否能令我的心重新跳動

木乃伊ko (艾斯塔) x 普通人郝眉


以下正文

帝都科學館最近和大英博物館合作,大英博物館願意借出六具木乃伊給帝都科學館舉辦展覽,讓市民認識木乃伊。

這天郝眉放假,科學館恰巧在他的家附近,於是他便去看看。

展覽廳入口正播映著六具木乃伊的簡介。其中,一具叫艾斯塔的木乃伊深深吸引著郝眉。

“今次展出的木乃伊中,最具特色的可說是一具名叫艾斯塔的男性成人木乃伊。艾斯塔在希臘文的意思是星辰,是少數以希臘文命名而保存完好的木乃伊。此外,有別於大部分木乃伊,這具木乃伊的身長比較長,根據木乃伊的長度,他生前的身高大約有1.8米。另外,大部分木乃伊心臟的位置上都放有聖甲蟲圖案的護身符,但經過時間的洗禮,那些護身符的圖案基本上都已褪色,艾斯塔身上的護身符也不例外,唯獨這個聖甲蟲圖案光潔如新。第二具展出的木乃伊是……”

郝眉聽到簡介後慢慢地走到第一個展區。他經過兩個保安員身邊時卻聽到:

“你等等我”

“我去拿東西,你跟過來幹嘛了?”

“你……你不知道那個什麼星辰木乃伊的事嗎?”

“什麼事?”

“那個木乃伊是第一次對外展出的,之前K市和M市科學館想借來展出,最後都不成事。”

“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也是聽說的。K市那一次是因為運送這具木乃伊的飛機故障,但轉了幾架飛機,全部都故障,主辦單位認為是詛咒,所以放棄運送。而M市那次就更詭異了,那個木乃伊的棺木在運上機前無故損壞了,需要三個月才能修好,結果當然未能展出。”

“那這一次是……?”

“這次恐怖的地方就是這具木乃伊竟然能安全到達帝都,你說是不是這裡有他想見的人?”

“你別胡說了,快去拿東西吧。”

“我們一起去吧。”

聽著聽著,郝眉終於走到第一展區,那裡擺放的剛巧是艾斯塔木乃伊,他撫摸著展版上的文字,輕輕的唸著:“艾斯塔,星辰?”

他剛說完,就發現艾斯塔心口的聖甲蟲護身符閃出藍色的光,還有一陣黑煙。

過了一會,黑煙散了,但蓋著木乃伊的玻璃罩卻不見了。

郝眉站在木乃伊旁邊,靜靜的看著他,耳邊傳來一聲聲微弱、但有規律的聲音,他不由自主的撫上艾斯塔的胸口,卻在發現他有心跳後迅速的縮了手。

此時他卻聽見一把熟悉的聲音說:“阿拉*,我終於等到你了。”

*阿拉是古埃及的太陽神

END

抬起頭 眼淚就不會掉下來 【K莫/超短】

莫名想到這個。。。。


以下正文

ko還沒有和郝眉在一起的時候,郝眉有時候會看到ko仰起頭,起初他以為ko在耍帥,之後卻發現ko似乎眼泛淚光。

在一起之後,郝眉終於見識到原來ko也有脆弱,哭泣的時候。

他就問ko:“以前我們不在一起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哭?還有,你怎麼常常仰起頭?”

“...”

“哼,不說就算,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郝眉百度一下,然後突然抱著ko,把頭埋在ko的懷裡說:“你以後有我幫你擦眼淚,不用再仰起頭了。”




寫在後面的話:

* 想哭的時候,把頭抬起來,這樣眼淚就不會掉下來 *

ko在十四歲家裡沒人後,就算是難過得想哭的時候也沒有人安慰他,所以想哭的時候,把頭抬起來就好了。

現在有了郝眉,有了可以依靠的人,ko終於可以抒發自己的情緒。

希望k莫可以好好的,永遠愛下去❤❤❤

剛剛的直播,帥炸了😍😍😍😍

ko是小奶貓? (短/完)

很久以前想到的梗,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有撞梗,請一定要告訴我,謝謝大家。

狼 郝眉 x 小奶貓 ko

私設:狼群 -- 愚公 肖奈 微微

郝眉一向都認為牠是最硬最尿性的。其實,如果光看牠鮮亮柔軟的皮毛,還有矯健的身手,還是挺有說服力的。

偏偏牠作為其中一個最兇殘的物種,卻活潑好動,沒有絲毫陰森的氣息。

而ko作為一隻小奶貓,卻要走高冷路線。牠這隻看起來呆萌呆萌的貓不但不撒嬌,還不理睬人。要不是看著可愛,ko早就被牠的主人拋棄了。

“ko,來嘛,那隻狼的毛色很好看的。” 幾隻小貓圍著ko說。

ko拒絕第八十八次後,剛想回去補眠,就被幾隻小貓拖出去找郝眉。其實那幾隻小貓很害怕郝眉,雖然說郝眉不會傷害牠們,但畢竟是狼嘛,還是少接觸為好,但牠們怕直接拒絕郝眉會招致殺身之禍,所以就想請ko幫忙。

ko被牠們拖到郝眉身邊,抬頭一看,果真是毛色漂亮的,但牠高冷的設定不能崩,所以牠淡定的轉身回去。

郝眉一看到ko呆萌的樣子,心都融化了,牠發現ko想轉身離開的時候,連忙伸出一隻爪,想要攔住牠。ko沒留意,便被絆倒了。其他小貓看見了都忍不住笑出來,只有郝眉戰戰兢兢的:糟了,我把我的理想對象給絆倒了,怎麼辦。

沒錯,是理想對象,郝眉對ko一見鍾情了。

ko被郝眉絆倒了,瞪着眼冷冷的看着牠,卻不知道在郝眉眼裡,牠眼睛紅紅,楚楚可憐的。郝眉被萌的怔住了,然而ko旁邊的小貓以為郝眉生氣了,趕快拉着ko連跑帶跳的離開。

郝眉見ko離開了,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沒精打采的回到自己的狼群。

“美眉?眉妹?怎麽才回來呀?你該不會是失戀吧?”

“......”

“幹嘛不說話了? 被我說中了?” 愚公一爪拍在郝眉臉上。

郝眉懨懨的說:“滾開,眉哥我今天沒心情。”

愚公不怕死的再問:“該不會是你被拒絕了吧?”

郝眉輕輕的嘆了口氣,趴在自己的爪上發呆。

愚公說:“你用得着這樣嗎?再找一個就好了。”

郝眉白了愚公一眼,說:“煩死了,我都不知道牠的名字,還沒表白,拒絕什麼了?”

愚公抓住重點:“所以你是真的有喜歡的狼?”

“牠不是狼了,欸,不對,我怎麼跟你說了?” 郝眉瞪了瞪一臉八卦的愚公,走開了。

第二天,ko又被那些小貓拉著去找郝眉。好吧,其實ko也想找郝眉,但牠不能說。

郝眉在遠處看著ko 走過來,心情激動不已,趕忙跑過去。

“你…又來了。”

“嗯。”ko 看一看郝眉說。

“那個…我…我是郝眉,你叫什麼名字?”

“ko”

“以前怎麼沒見過你呢?”

“那是因為牠不喜歡出來玩。”ko旁邊的小貓見ko不作聲,替牠回答了。

然後牠們朝ko打打眼色,ko便對著郝眉說:“對了,牠們不想跟你玩。”邊說還邊瞅瞅旁邊的小貓。

“為什麼呀?”郝眉垂頭喪氣的問,而那些小貓則掩住ko的嘴。

ko又說:“所以你只能跟我玩。”

郝眉的眼睛一亮,說:“真的嗎?”

ko看牠期期艾艾的樣子,點了點頭。

那些小貓看到郝眉只注視着ko,便悄悄的溜走了。

ko當然知道牠們走了,不過牠裝作沒注意,靜靜的看著郝眉。

郝眉還沉醉在ko答應跟牠玩的喜悅中,無法自拔。

ko見郝眉沒有反應,便轉身走了。郝眉看著ko的身影漸走漸遠,連忙跑過去,說:“等一下,你答應陪我的。”

ko頓一頓,待郝眉走到牠身邊才慢慢一起走。

一路上,郝眉說個不停:“ko,你喜歡什麼?” “ko ,你為什麼跟我玩呀?” “ko,你有喜歡的對象嗎?”

ko沒說什麼,只點點頭什麼的。唯獨在郝眉問牠有沒有喜歡的對象的時候,牠停下來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郝眉,說:“有。”

郝眉一聽,沉默了。走著走著,牠忽然說:“那個…你還是快點回去陪陪牠吧。我…我先走了。”

ko聽到後微微一笑,說:“牠好像還不知道。”

郝眉賭氣說:“那你告訴牠呀。不要煩著我。”

“牠會喜歡我嗎?”ko問。

“你為什麼不問牠?問我幹嘛?”

“那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呀!那又怎樣?” 郝眉衝口而出。

牠反應過來後結結巴巴:“那什麼…我亂講的。我才沒有喜歡你,不對,我喜歡你,欸,也不對,是朋友那種喜歡,你明白嗎?”

“喔,是這樣嗎?”ko嘆了口氣,淡淡的說。

郝眉見不得ko委屈的樣子,用前爪圈住ko,說:“算了,我豁出去了,我郝眉喜歡你ko,最喜歡你。”

ko聽到郝眉表白後心中非常興奮,表面上卻還是酷酷的表情。不過牠還是告訴了郝眉:“我也喜歡你。” 說完後,還親了郝眉的爪子一下。

郝眉難以置信的看著ko,遲疑的問:“你真的喜歡我?是那種想要共度餘生的喜歡?”

“嗯,想這輩子都守住你。” ko吃力的拉著郝眉的頭,啾一聲把嘴巴印在郝眉的嘴上。郝眉閉上眼,感受著ko的氣息。

牠們就這樣風平浪靜的過了幾個月。直到有一天……

“站住!”

郝眉聽到聲音後轉過頭來,發現有幾匹狼包圍牠,牠站在原地,問:“欸,白靈,你怎麼來了?”

“我呸,你自己做了什麼你心知肚明。”

“我怎麼了?”

“老大,不要跟牠廢話,我去咬死牠。”小黑說。

“慢著,我做了什麼你非要弄死我?”

“你害白白跟我分手了。要不是你勾搭牠,牠會離開我?”白靈生氣的說。

“大哥,話不是這樣說,我有喜歡的對象了,而且我根本就不喜歡白白。”

“我管你有沒有對象,總之現在白白走了,我一定要殺了你。”

“兄弟們,給我上。”

郝眉迅速跑開。此時,ko像往常一樣在一棵蘋果樹下等郝眉。這是牠們秘密約會的地點,因為郝眉還不想公開,所以約會的時候只能偷偷摸摸。

等了很久,郝眉都不見蹤影,ko心中一驚,沿著大樹旁邊的小路一直找,卻看見牠被幾匹狼追趕。

郝眉跑的筋疲力盡,停下來喘口氣,卻被白靈和牠的兄弟圍堵,牠奮力抵抗,眼看快要扛不住了。這時,ko在旁邊一躍,跳上白靈的背部,然後對准牠的耳朵,用力的咬了一大口。

白靈痛得上躥下跳,ko抓不住牠的背,掉了下來,卻發現自己躺在一片柔軟的毛皮上,牠緩緩睜開眼睛,看到郝眉溫柔的目光,忍不住舔舔郝眉的掌心。

郝眉頓時感到一陣酥麻,用舌頭不停的舔了ko的臉,ko雖然被牠糊了一臉口水,卻只是笑笑,然後對准郝眉的鼻尖舔了幾下。

就在ko和郝眉深情對望的時候,氣急敗壞的白靈吩咐牠的兄弟咬死牠們。

“把牠們兩個給我咬死,尤其是那隻貓!”

郝眉和ko還未反應過來,便聽見身後傳來肖奈的的聲音:“這裡很熱鬧啊。”

白靈轉頭一看,就看到肖奈和牠的狼群,牠雖然不甘心,但知道寡不敵眾,所以牠只說了一句我不會放過你的,然後就走了。

郝眉見白靈走了,便輕輕的叼起ko,把牠放到背上,然後向肖奈走過去。

終於回到熟悉的地方,郝眉把ko放下來。

“咦,肖哥,你怎麼來了?你怎麼知道我在那裡呢?”

“微微看到你們在那了。”

“原來如此。哎,我……”

“眉哥,你可算回來了,有沒有受傷?你怎麼打起來了?”莉莉一看到郝眉回來就飛奔過去。

牠還未等郝眉開口,又瞪著ko問“是因為這隻小貓?”

郝眉看見莉莉呲著牙對著ko,連忙將前爪放到ko身前,護著牠說:“ko 是我的寶貝,你說什麼啦?”

“什麼,你喜歡牠?”

“是呀,怎麼了?”

“你…你…氣死我啦!”

ko在莉莉走後親暱的蹭蹭郝眉的爪,郝眉非常開心,用爪順了順ko的毛。

然後對著狼群說:“呃…這是我的對象,ko。”

“欸,我說牠那麼小隻,不會被你壓死嗎?”愚公問。

“我幹嘛要壓牠呢?”

愚公壞笑著,過了一會兒,郝眉才反應過來:“你腦裡裝的是什麼?沒正經的。”

肖奈無奈的看了看牠們,向ko問:“你留下來嗎?”

“嗯。”

“看好牠。”

“嗯。”

郝眉和愚公打鬧一會後,看見肖奈和ko說話,便湊過去問:“在說什麼?”

“讓ko好好照顧你。”

“嗯。”

“放心吧,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肖奈不置可否,ko趕緊安慰快要炸毛的郝眉,說:“嗯,還能照顧我。”

肖奈表示眼睛快瞎,要找微微平復一下。而ko和郝眉就繼續甜甜蜜蜜的待在一起。

【K莫】記一個奇怪的腦洞

不明身份的人ko x 普通人郝眉

ko 在心愛的人面前是奇醜無比,但心地善良的。然而他在其他人面前卻是英俊不凡,但心腸惡毒的。

郝眉是ko心愛的人。

其實就是想寫他們經歷一些事情,然後在一起的故事。

【K莫】愛的感覺 (甜?/短完)

算是【我能感覺到你】那篇的小小後續吧。

前文鏈接:

我能感覺到你

以下正文

“誒,這不是我們的美人嗎?ko不和你一起嗎?” 愚公朝剛進公司門口的郝眉說。

“去你的,ko一會兒就到,小心我叫他黑你的電腦。”

“哎呀,我好怕呀,你背對著門口,按理也是我先看到ko,我是不會跑嗎?”

“這你就不懂了,我能感覺到他。不過,你這些單身狗怕是不能理解了。”郝眉一臉得瑟的說。

“嘁,這有什麼好自豪的?”愚公嫌棄道。

郝眉別過頭不理愚公,愚公靈機一觸,說:“你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郝眉白了他一眼,問:“賭什麼?”

“賭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感覺ko?” 愚公狡猾的說。

“賭就賭,誰怕誰呀?”

“今天下班後在公司等。”

“好。”

傍晚六時,郝眉拉著ko的手,走到愚公的座位旁邊,說:“愚公,下班了,你還賭不賭呀?不賭的話,我跟ko回家了。”

愚公說:“煩死了,你急什麼呀?還是你想棄權?”

“ 棄權?你眉哥我會輸嗎?”

“那你等我先佈置佈置。”

“那我們先去蹓躂蹓躂啦。”

“死美人,去哪了?我都佈置好啦。”愚公說。

“死愚公,你是瞎了吧?我和ko不就在這嗎?”郝眉氣憤道。

“好了好了,開始吧。你先在外面等等,我先帶ko進去。”

郝眉扁著嘴,看著ko。ko說了一聲我相信你,就進去了。

ko被愚公帶進一間漆黑的房間後,立刻被人噴上不同氣味的香水和換上球鞋。他們邊弄邊說:“大神,你你你不要黑我們的電腦呀,是愚公叫我們做的,你要怪就怪他去了。”

ko不作聲,嚇得他們手忙腳亂,快速的弄好造型。

愚公戴上夜視鏡,看到ko裝扮好了,就讓那幾個人與ko圍成一圈。他們和ko的裝束一模一樣,身上的香水味也相同。

等他們站好後便帶郝眉進來,說:“限時十分鐘,你若認出誰是ko,就算你贏。不過你要先用這塊布條蒙著眼睛。”

“這裡香味這麽大,還蒙眼,你是故意的吧?”郝眉說。

“那你是要放棄嗎?”

“廢話,你眉哥我像是會放棄的人嗎?”

“那就開始吧。啊,還有,不能碰他們。”

“你……不碰就不碰,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那……計時開始。”

郝眉站在圈裡,在每個人面前徘徊了一會兒。然後停在一個人的面前,說:“就是他啦。”

愚公開了燈,驚訝的說:“我靠,都已經用了這麽多東西干擾你,為什麼你還找到?”

郝眉摟著ko,親了一下,說:“早告訴你,這是感覺。”

ko見愚公一臉疑惑,淡淡的補充道:“愛的感覺。”

愚公撫著心口,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倚在牆邊。

郝眉和ko無視了愚公,十指緊扣的離開公司。

【K莫】想說一次我愛你 (一發完/BE)

我把自己寫哭啦,所以…

慎入!慎入!慎入!

私設︰郝眉,KO都是孤兒,雙向暗戀,已同居,未表白,同在致一工作
  KO已死,但有半年時間回到凡間

這個梗是從小說借來的,當時看到就很感動,希望能寫出那種淒美的感覺。

以下是正文

傳說天堂會臨時客滿,那些善良但因意外而死的人會有半年時間回到凡間生活,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直到半年時間一到,便會回到天堂。

他們手上戴著計算剩下日子的手鐲。這個手鐲很特別,它不能被脫下,而且只會在午夜十二時的時候發出微弱的光,其他時候不會被人看到。但隨著回到天堂的時間愈來愈接近,它發出的光會變得愈來愈強,但顏色會愈來愈淺,無時無刻倒數著最後的日子。

“額,這裡是…” KO緩緩的張開眼睛,看到四周白茫茫一片。他想要坐起來,卻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非常害怕,剛想開口問問,就聽見一陣驚呼。

“快去把醫生叫來,3號床的病人醒了。”

KO這才細細打量周圍的環境,隱約想起了他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車撞飛了,也不知道躺在醫院多久。這樣想著想著就困了。

KO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他一睜開眼就看到郝眉瘦削的側臉,還有他眼底下淡淡的黑眼圈,頓時心痛不已。正想著,郝眉轉過頭來,發現KO醒了,興奮的大叫大嚷︰

“天呀,你終於醒來了,你昏迷了五天了。你知道嗎﹖你剛送進醫院的時候,幾乎全身都纏著繃帶,血淋淋的,醫生說你全身多處骨折,嚇死我了。”

KO看著他,輕輕的說 “我現在不是醒過來了嗎﹖不用擔心。”

郝眉的臉一紅,嘟嚷道 “誰說我擔心你了!我只是掂記著我的糖醋排骨而已。”

KO看他不肯承認,無奈的牽起嘴角,露出寵溺的笑容。

不知KO是因為看到郝眉瘦削的臉,還是基於他超強的意志力,KO在醫院休養了兩個星期便完全康復,可以出院了。

在住院的兩個星期裡,郝眉每天都會來探望KO,陪他聊聊天 (雖然很多時候都是郝眉說話,KO在聽),按摩一下手腳。

KO看到郝眉的黑眼圈愈來愈深,便叫他不要天天公司醫院兩邊跑,多休息,但郝眉說每天回家看到空蕩蕩的環境,總覺得孤伶伶的,所以還是到醫院消磨一下時間。

KO聽到後,微微一笑,說 “我會儘快好起來的。”

郝眉愣一愣,說 “你…最好做到,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便飛快地跑了出去。

就在出院前三天,郝眉沒精打采地來到醫院,一看見KO便趴在他的床上。KO被他嚇了一跳,連忙問道︰

“怎麼了?”

郝眉抱怨道 “我快被累死了,外賣又不好吃,你看我快瘦的像非洲饑民了。”

“要是你在就好了。” 他小聲的補充一句。

KO裝作聽不見,問 “你最後一句在說什麼? 我聽不清楚。”

郝眉結巴道 “沒…沒說什麼,你聽錯了。”

KO看他不承認,也不勉強他︰ “那就算吧。對了,你要歇會嗎?”

郝眉打著呵欠說 “好呀,我趴在你的床就可以了,你不用管我。”

說完之後,郝眉就閉上眼睛睡著了。KO聽見他的呼吸平穩,小心的把被子披在他身上,然後輕輕的握著他的手,也閉上眼睛。

過了半個小時,郝眉醒了,他剛想揉揉眼睛,卻發現右手被KO牽住了。他看了看KO,發現他沒醒,就反手牽著KO,與他十指緊扣。

他看著KO的睡顏,自言自語︰ “我說,你是不是剛巧也喜歡我呀。”

“嗯。”

“你…你…你…什麼時候醒來的?” 郝眉害羞的把頭埋在被窩裡。

KO看他還緊緊抓住自己的手,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郝眉在被窩裡悶的透不過氣,又聽不到KO的聲音,便抬起頭來。沒想到,他剛把頭抬起來,就看見KO溫柔的目光。

“你…你幹嘛看著我?”

“你好看。”

郝眉臉上一熱,偏過頭來,發現自己的手還被KO握著,便說 “放手。”

“我不放,放了你就會跑掉。”

“你怎麼知道我會跑掉的?” 郝眉衝口而出,等他反應過來便掩住自己的嘴巴,一臉懊惱。

KO輕笑了一聲,說 “因為我了解你。”

郝眉白了他一眼,說 “你以為自己是誰呀?”

KO深情的看著郝眉,說 “我是你喜歡的人,不是嗎?”

“你你你就知道取笑我! 我不理你啦! ” 郝眉嘟著嘴。

KO看到郝眉這般可愛的模樣,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臉頰,說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是真的喜歡你。”

“真的嗎? 有多喜歡?” 郝眉一副懷疑的表情打量著KO。

“我最喜歡你了。” KO靜靜的看著郝眉,然後拉著他們緊握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問道 “感覺到嗎?”

郝眉感受著從指尖傳來那強而有力的心跳,靜默了。KO看他沒有回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把手抽出來。

郝眉看到KO把他的手鬆開了,連忙抓緊他的手,盯著他說 “撩完就跑,哪有像你這樣的人?”

KO難得的羞赧,說 “我這不是怕你後悔了嗎? 我說完以後,你就…”

“我這不是還沒反應過來嘛,沒想到我暗戀的人也喜歡我。”

“我也是沒想過你會喜歡我。”

“好了,再這樣說下去說到今晚也說不完。我餓了,先走了。” 說完後郝眉便鬆開了手,卻發現KO拉著他,說 “我的男朋友,你是不是忘了些什麼?” KO指一指自己的臉頰。

郝眉臉上一熱,飛快的在KO的臉上親了一下,便衝出病房。

KO摸一摸還留在臉上的口水,一臉滿足。

轉眼間,終於到了KO出院的日子,郝眉特意請了假去接KO。KO原以為郝眉看到他會非常高興,沒想到他悶悶不樂,而且欲言又止。到了晚上,KO終於忍不住問︰ “怎麼了,眉眉? ”

“我不知道為何總有一些不好的感覺,總覺得你醒來後發生的一切都很不真實。”

KO遲疑道︰“原來你也感覺到呀…”

郝眉點點頭,思考了一下,說︰“要不我們明天跟老三請假,好好去玩一玩吧?”

“這樣也好。” KO說完後吻了吻郝眉的眼睛,說︰ “睡吧。”

就這樣,郝眉和KO放了兩個月假,到處遊玩。不知不覺,到了九月,也是他們要上班的時候了。

“欸,美人呀,你終於捨得回來了。你這對狗男男把工作丟給我們就去度蜜月了,你還記得我嗎?” 愚公一看見郝眉,就大聲叫嚷。

“去去去,度什麼蜜月? 還有,你剛才叫我什麼? ” 郝眉瞪著愚公說。

愚公看見KO正走過來,便一臉諂媚的說︰“我我我沒說什麼,眉哥,沒事的話小的先走了。” 說完便跑回自己的座位上。

郝眉白了他一眼,說︰ “哼!你別以為我聽不見你叫我美人。不過,眉哥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計較。”

“KO,我們中午吃什麼?”

“水煮魚,糖醋排骨,炒青菜。”

“太好啦,好久沒吃過你做的菜啦!” 郝眉抱著KO說。

在一起之後郝眉和KO在公司的相處沒有什麼分別,除了郝眉有事沒事都跟KO摟摟抱抱,還有KO偶爾會忘記事情。

但最近KO變得愈來愈容易疲勞,而且記憶力衰退。以前他做完自己的部分,完成郝眉剩下的工作,回家後還可以做飯。這陣子,他完成了自己和郝眉的工作後,就累得快死了,做的飯菜也比較簡單了。KO剛開始時以為自己休息太久不習慣,所以更加努力工作,卻發現情況愈來愈差,他會容易忘記事情,而且經常精神萎蘼不振。

郝眉很擔心KO,便陪他去看醫生,但看了幾個醫生都找不到原因。KO看見郝眉為他四出奔波,就安慰郝眉︰ “別擔心我,照顧好自己,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那個…肖奈批了我的假,我暫時不用上班。”

“好吧,你自己要小心呀,有什麼不妥就打電話給我。” 郝眉無奈道。

“嗯。”

這段時間KO睡得不太安寧,很難入睡。有時候他會摸到手腕上好像有一個手鐲,但過一會就不見了。起初,他安慰自己說是幻覺,但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天。他有些害怕,便告訴郝眉。

“你何時發現這件事情? ”

“前幾天的晚上,每次都是在相若的時間發生,但每次都很短,維持差不多一分鐘,然後就不見了。”

“那你看到那個手鐲嗎?”

KO搖搖頭。郝眉歪一歪頭說︰ “要不我們今晚看看吧?”

晚上大約十二時,KO和郝眉躲進被窩裡,全神貫注的盯著KO的手腕。就在郝眉快要睡著的時候,KO的手腕上隱約顯現出一隻手鐲,它發出暗紫的光芒,而且慢慢變得清晰。KO連忙叫醒郝眉,郝眉睜眼一看,問︰ “咦,KO,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呀?”

“什麼數字?”

“就是這個呀。” 郝眉晃一晃KO的手。

“37? 我不知道欸,前幾天都沒發現…”

郝眉剛想看清楚那個手鐲,它就倏地消失了。郝眉正傻眼著,就看到KO掀開被子,拿起手提電腦搜索,卻找不到相關的資料。郝眉拍拍KO的肩膀說︰ “我們明天晚上再看看吧,說不定不會再出現呢,先好好睡一覺吧。”

KO點點頭,然後放下電腦,鑽進被窩抱著郝眉睡覺了。

之後的幾天,KO和郝眉每晚都留意那個手鐲。他們發現手鐲不但沒有消失,而且出現的時間變長了,發出的光的顏色也變得愈來愈淺。最匪夷所思的是那個數字居然每天都在減少,今天已經變成33了。KO和郝眉有一點莫名的恐慌,但又不知道為什麼。

就這樣,他們戰戰兢兢的過了三個星期。在這三星期裡,KO除了精神不振外,還開始看不清、聽不清,而且會無故的摔倒或是碰到桌角之類的,弄得全身有不少傷口,嚇得郝眉趕緊請假照顧KO。與此同時,手鐲開始能在白天出現,而那詭異的暗紫的光慢慢變成粉紫色,數字也減到了11。種種跡象都顯示那個數字似乎代表KO剩下的時間。

“難怪你醒來後我總感覺少了些什麼,原來是少了一份生命的氣息。” 郝眉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

KO坐在郝眉身邊,沉默不語,只靜靜的看著郝眉,想要把他烙在心上。他看了很久,才緩緩開口︰ “眉眉…”

“怎麼啦?”

KO拉著郝眉的手,吻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然後凝視著郝眉,說︰ “我沒能給你任何承諾,但我的心一直有你,也只有你了。”

郝眉慢慢的抽出被KO握住的手,雙手環著KO的頸,額頭抵著KO的額頭說︰“我也是…只有你了。”

KO看著倒影在郝眉瞳孔裡自己的身影,突然想起了一句話︰你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裡都是你。

他摟著郝眉的肩膀,讓他依偎在自己懷裡,然後將嘴唇貼近他的耳朵,說︰ “眉眉,我愛你。”

郝眉聽著KO一下一下的心跳聲,應了一聲︰ “我知道呀,我也愛你呀。”

KO見郝眉差不多睡著了,就抱他回房間。

KO手鐲上的數字愈來愈小,終於到了離別的那一天。那天是聖誕節,是他們在一起後過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聖誕節。

那天天色陰沉,下著毛毛細雨,跟他們的心情一樣。早上醒來,郝眉拉著KO到處逛逛,感受一下聖誕氣氛。KO走路已經不太靈活,郝眉小心的牽著他,慢慢的散步。

到了晚上,KO和郝眉作最後的道別。郝眉看著KO手上的手鐲,終於忍不住掉眼淚。KO看到郝眉這個樣子,非常心痛和自責。

“早知如此,我便不會跟你表白的,是我耽誤了你。” KO垂下頭,哽咽的說。

郝眉捧住他的頭,看著他的眼睛說 “我不後悔,至少我們愛過。”

說完後,郝眉伸出雙手,問 “你可以抱抱我嗎﹖”

KO沒有回答,只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郝眉,他在郝眉耳邊輕輕的說 “眉眉,答應我好好活下去,我等你。”

郝眉把頭埋在KO的懷裡點了點頭,問了一句 “你還剩多少時間﹖”

KO看一看手錶,說 “一分鐘吧,快到十二時了。”

說完之後,他放開了雙手,靜靜的看著郝眉,然後慢慢把右手放在郝眉的胸口上,說 “我永遠都在。”

郝眉把手覆上他的手,看著KO的身體漸漸變成透明,最後消失了。

郝眉放下了他的手,卻發現他的掌心躺著一枚戒指。這枚戒指是一對,他和KO每人一枚,是他們確立關係後一個月買的。

那時候,他發覺KO身邊總是有很多人跟他搭訕,吃醋不已,卻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宣示主權。誰知道隔天KO就不知道從哪弄到這對戒指,讓他戴上。

這對戒指的設計簡單,戒指上只刻了代表他們倆的兩個英文字母,K 和 H。

正當郝眉想把戒指收好的時候,他看到戒指內好像寫了幾個字,他才想起KO說他找人刻了一些字,卻不讓郝眉知道。無論郝眉用了什麼方法,KO都不肯說,所以郝眉漸漸把這件事忘了。

現在KO不在了,郝眉終於可以看到戒指內刻的是什麼。

KO的戒指刻的是 “此生不悔”。

郝眉趕緊把自己那枚戒指脫了下來,卻在看到那一行字的時候淚如雨下。

戒指內刻的是 “今生唯一的愛”。

【K莫】一家三口小段子 (甜?/短完)

私設:梓辰(ko和郝眉領養的男孩,兩歲)

以下正文

中午時分,ko在廚房做飯,郝眉就在客廳看著梓辰玩耍。客廳不時傳來歡樂的笑聲。

過了一會,ko發現客廳沒有了聲音,便走出去看看。

卻看到郝眉靠在沙發睡著了,而梓辰正費力的從沙發上拿自己的小被子,蓋在郝眉身上。

忽然他一個踉蹌,嚇得ko連忙關火,脫下圍裙,抱起了梓辰。

可能是他們發出的聲音太大,吵醒了郝眉。他揉揉眼睛,看到蓋在他身上的小被子。

然後他抬頭看見ko抱著梓辰,溫柔的看著他。

大概這就是家的模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