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blueMc

默默看文的小透明

【K莫】記一個奇怪的腦洞

不明身份的人ko x 普通人郝眉

ko 在心愛的人面前是奇醜無比,但心地善良的。然而他在其他人面前卻是英俊不凡,但心腸惡毒的。

郝眉是ko心愛的人。

其實就是想寫他們經歷一些事情,然後在一起的故事。

【K莫】愛的感覺 (甜?/短完)

算是【我能感覺到你】那篇的小小後續吧。

前文鏈接:

我能感覺到你

以下正文

“誒,這不是我們的美人嗎?ko不和你一起嗎?” 愚公朝剛進公司門口的郝眉說。

“去你的,ko一會兒就到,小心我叫他黑你的電腦。”

“哎呀,我好怕呀,你背對著門口,按理也是我先看到ko,我是不會跑嗎?”

“這你就不懂了,我能感覺到他。不過,你這些單身狗怕是不能理解了。”郝眉一臉得瑟的說。

“嘁,這有什麼好自豪的?”愚公嫌棄道。

郝眉別過頭不理愚公,愚公靈機一觸,說:“你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郝眉白了他一眼,問:“賭什麼?”

“賭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感覺ko?” 愚公狡猾的說。

“賭就賭,誰怕誰呀?”

“今天下班後在公司等。”

“好。”

傍晚六時,郝眉拉著ko的手,走到愚公的座位旁邊,說:“愚公,下班了,你還賭不賭呀?不賭的話,我跟ko回家了。”

愚公說:“煩死了,你急什麼呀?還是你想棄權?”

“ 棄權?你眉哥我會輸嗎?”

“那你等我先佈置佈置。”

“那我們先去蹓躂蹓躂啦。”

“死美人,去哪了?我都佈置好啦。”愚公說。

“死愚公,你是瞎了吧?我和ko不就在這嗎?”郝眉氣憤道。

“好了好了,開始吧。你先在外面等等,我先帶ko進去。”

郝眉扁著嘴,看著ko。ko說了一聲我相信你,就進去了。

ko被愚公帶進一間漆黑的房間後,立刻被人噴上不同氣味的香水和換上球鞋。他們邊弄邊說:“大神,你你你不要黑我們的電腦呀,是愚公叫我們做的,你要怪就怪他去了。”

ko不作聲,嚇得他們手忙腳亂,快速的弄好造型。

愚公戴上夜視鏡,看到ko裝扮好了,就讓那幾個人與ko圍成一圈。他們和ko的裝束一模一樣,身上的香水味也相同。

等他們站好後便帶郝眉進來,說:“限時十分鐘,你若認出誰是ko,就算你贏。不過你要先用這塊布條蒙著眼睛。”

“這裡香味這麽大,還蒙眼,你是故意的吧?”郝眉說。

“那你是要放棄嗎?”

“廢話,你眉哥我像是會放棄的人嗎?”

“那就開始吧。啊,還有,不能碰他們。”

“你……不碰就不碰,我就不信我找不到。”

“那……計時開始。”

郝眉站在圈裡,在每個人面前徘徊了一會兒。然後停在一個人的面前,說:“就是他啦。”

愚公開了燈,驚訝的說:“我靠,都已經用了這麽多東西干擾你,為什麼你還找到?”

郝眉摟著ko,親了一下,說:“早告訴你,這是感覺。”

ko見愚公一臉疑惑,淡淡的補充道:“愛的感覺。”

愚公撫著心口,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倚在牆邊。

郝眉和ko無視了愚公,十指緊扣的離開公司。

【K莫】想說一次我愛你 (一發完/BE)

我把自己寫哭啦,所以…

慎入!慎入!慎入!

私設︰郝眉,KO都是孤兒,雙向暗戀,已同居,未表白,同在致一工作
  KO已死,但有半年時間回到凡間

這個梗是從小說借來的,當時看到就很感動,希望能寫出那種淒美的感覺。

以下是正文

傳說天堂會臨時客滿,那些善良但因意外而死的人會有半年時間回到凡間生活,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直到半年時間一到,便會回到天堂。

他們手上戴著計算剩下日子的手鐲。這個手鐲很特別,它不能被脫下,而且只會在午夜十二時的時候發出微弱的光,其他時候不會被人看到。但隨著回到天堂的時間愈來愈接近,它發出的光會變得愈來愈強,但顏色會愈來愈淺,無時無刻倒數著最後的日子。

“額,這裡是…” KO緩緩的張開眼睛,看到四周白茫茫一片。他想要坐起來,卻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非常害怕,剛想開口問問,就聽見一陣驚呼。

“快去把醫生叫來,3號床的病人醒了。”

KO這才細細打量周圍的環境,隱約想起了他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車撞飛了,也不知道躺在醫院多久。這樣想著想著就困了。

KO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他一睜開眼就看到郝眉瘦削的側臉,還有他眼底下淡淡的黑眼圈,頓時心痛不已。正想著,郝眉轉過頭來,發現KO醒了,興奮的大叫大嚷︰

“天呀,你終於醒來了,你昏迷了五天了。你知道嗎﹖你剛送進醫院的時候,幾乎全身都纏著繃帶,血淋淋的,醫生說你全身多處骨折,嚇死我了。”

KO看著他,輕輕的說 “我現在不是醒過來了嗎﹖不用擔心。”

郝眉的臉一紅,嘟嚷道 “誰說我擔心你了!我只是掂記著我的糖醋排骨而已。”

KO看他不肯承認,無奈的牽起嘴角,露出寵溺的笑容。

不知KO是因為看到郝眉瘦削的臉,還是基於他超強的意志力,KO在醫院休養了兩個星期便完全康復,可以出院了。

在住院的兩個星期裡,郝眉每天都會來探望KO,陪他聊聊天 (雖然很多時候都是郝眉說話,KO在聽),按摩一下手腳。

KO看到郝眉的黑眼圈愈來愈深,便叫他不要天天公司醫院兩邊跑,多休息,但郝眉說每天回家看到空蕩蕩的環境,總覺得孤伶伶的,所以還是到醫院消磨一下時間。

KO聽到後,微微一笑,說 “我會儘快好起來的。”

郝眉愣一愣,說 “你…最好做到,我…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便飛快地跑了出去。

就在出院前三天,郝眉沒精打采地來到醫院,一看見KO便趴在他的床上。KO被他嚇了一跳,連忙問道︰

“怎麼了?”

郝眉抱怨道 “我快被累死了,外賣又不好吃,你看我快瘦的像非洲饑民了。”

“要是你在就好了。” 他小聲的補充一句。

KO裝作聽不見,問 “你最後一句在說什麼? 我聽不清楚。”

郝眉結巴道 “沒…沒說什麼,你聽錯了。”

KO看他不承認,也不勉強他︰ “那就算吧。對了,你要歇會嗎?”

郝眉打著呵欠說 “好呀,我趴在你的床就可以了,你不用管我。”

說完之後,郝眉就閉上眼睛睡著了。KO聽見他的呼吸平穩,小心的把被子披在他身上,然後輕輕的握著他的手,也閉上眼睛。

過了半個小時,郝眉醒了,他剛想揉揉眼睛,卻發現右手被KO牽住了。他看了看KO,發現他沒醒,就反手牽著KO,與他十指緊扣。

他看著KO的睡顏,自言自語︰ “我說,你是不是剛巧也喜歡我呀。”

“嗯。”

“你…你…你…什麼時候醒來的?” 郝眉害羞的把頭埋在被窩裡。

KO看他還緊緊抓住自己的手,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郝眉在被窩裡悶的透不過氣,又聽不到KO的聲音,便抬起頭來。沒想到,他剛把頭抬起來,就看見KO溫柔的目光。

“你…你幹嘛看著我?”

“你好看。”

郝眉臉上一熱,偏過頭來,發現自己的手還被KO握著,便說 “放手。”

“我不放,放了你就會跑掉。”

“你怎麼知道我會跑掉的?” 郝眉衝口而出,等他反應過來便掩住自己的嘴巴,一臉懊惱。

KO輕笑了一聲,說 “因為我了解你。”

郝眉白了他一眼,說 “你以為自己是誰呀?”

KO深情的看著郝眉,說 “我是你喜歡的人,不是嗎?”

“你你你就知道取笑我! 我不理你啦! ” 郝眉嘟著嘴。

KO看到郝眉這般可愛的模樣,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臉頰,說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是真的喜歡你。”

“真的嗎? 有多喜歡?” 郝眉一副懷疑的表情打量著KO。

“我最喜歡你了。” KO靜靜的看著郝眉,然後拉著他們緊握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問道 “感覺到嗎?”

郝眉感受著從指尖傳來那強而有力的心跳,靜默了。KO看他沒有回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把手抽出來。

郝眉看到KO把他的手鬆開了,連忙抓緊他的手,盯著他說 “撩完就跑,哪有像你這樣的人?”

KO難得的羞赧,說 “我這不是怕你後悔了嗎? 我說完以後,你就…”

“我這不是還沒反應過來嘛,沒想到我暗戀的人也喜歡我。”

“我也是沒想過你會喜歡我。”

“好了,再這樣說下去說到今晚也說不完。我餓了,先走了。” 說完後郝眉便鬆開了手,卻發現KO拉著他,說 “我的男朋友,你是不是忘了些什麼?” KO指一指自己的臉頰。

郝眉臉上一熱,飛快的在KO的臉上親了一下,便衝出病房。

KO摸一摸還留在臉上的口水,一臉滿足。

轉眼間,終於到了KO出院的日子,郝眉特意請了假去接KO。KO原以為郝眉看到他會非常高興,沒想到他悶悶不樂,而且欲言又止。到了晚上,KO終於忍不住問︰ “怎麼了,眉眉? ”

“我不知道為何總有一些不好的感覺,總覺得你醒來後發生的一切都很不真實。”

KO遲疑道︰“原來你也感覺到呀…”

郝眉點點頭,思考了一下,說︰“要不我們明天跟老三請假,好好去玩一玩吧?”

“這樣也好。” KO說完後吻了吻郝眉的眼睛,說︰ “睡吧。”

就這樣,郝眉和KO放了兩個月假,到處遊玩。不知不覺,到了九月,也是他們要上班的時候了。

“欸,美人呀,你終於捨得回來了。你這對狗男男把工作丟給我們就去度蜜月了,你還記得我嗎?” 愚公一看見郝眉,就大聲叫嚷。

“去去去,度什麼蜜月? 還有,你剛才叫我什麼? ” 郝眉瞪著愚公說。

愚公看見KO正走過來,便一臉諂媚的說︰“我我我沒說什麼,眉哥,沒事的話小的先走了。” 說完便跑回自己的座位上。

郝眉白了他一眼,說︰ “哼!你別以為我聽不見你叫我美人。不過,眉哥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計較。”

“KO,我們中午吃什麼?”

“水煮魚,糖醋排骨,炒青菜。”

“太好啦,好久沒吃過你做的菜啦!” 郝眉抱著KO說。

在一起之後郝眉和KO在公司的相處沒有什麼分別,除了郝眉有事沒事都跟KO摟摟抱抱,還有KO偶爾會忘記事情。

但最近KO變得愈來愈容易疲勞,而且記憶力衰退。以前他做完自己的部分,完成郝眉剩下的工作,回家後還可以做飯。這陣子,他完成了自己和郝眉的工作後,就累得快死了,做的飯菜也比較簡單了。KO剛開始時以為自己休息太久不習慣,所以更加努力工作,卻發現情況愈來愈差,他會容易忘記事情,而且經常精神萎蘼不振。

郝眉很擔心KO,便陪他去看醫生,但看了幾個醫生都找不到原因。KO看見郝眉為他四出奔波,就安慰郝眉︰ “別擔心我,照顧好自己,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那個…肖奈批了我的假,我暫時不用上班。”

“好吧,你自己要小心呀,有什麼不妥就打電話給我。” 郝眉無奈道。

“嗯。”

這段時間KO睡得不太安寧,很難入睡。有時候他會摸到手腕上好像有一個手鐲,但過一會就不見了。起初,他安慰自己說是幻覺,但這種情況持續了幾天。他有些害怕,便告訴郝眉。

“你何時發現這件事情? ”

“前幾天的晚上,每次都是在相若的時間發生,但每次都很短,維持差不多一分鐘,然後就不見了。”

“那你看到那個手鐲嗎?”

KO搖搖頭。郝眉歪一歪頭說︰ “要不我們今晚看看吧?”

晚上大約十二時,KO和郝眉躲進被窩裡,全神貫注的盯著KO的手腕。就在郝眉快要睡著的時候,KO的手腕上隱約顯現出一隻手鐲,它發出暗紫的光芒,而且慢慢變得清晰。KO連忙叫醒郝眉,郝眉睜眼一看,問︰ “咦,KO,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呀?”

“什麼數字?”

“就是這個呀。” 郝眉晃一晃KO的手。

“37? 我不知道欸,前幾天都沒發現…”

郝眉剛想看清楚那個手鐲,它就倏地消失了。郝眉正傻眼著,就看到KO掀開被子,拿起手提電腦搜索,卻找不到相關的資料。郝眉拍拍KO的肩膀說︰ “我們明天晚上再看看吧,說不定不會再出現呢,先好好睡一覺吧。”

KO點點頭,然後放下電腦,鑽進被窩抱著郝眉睡覺了。

之後的幾天,KO和郝眉每晚都留意那個手鐲。他們發現手鐲不但沒有消失,而且出現的時間變長了,發出的光的顏色也變得愈來愈淺。最匪夷所思的是那個數字居然每天都在減少,今天已經變成33了。KO和郝眉有一點莫名的恐慌,但又不知道為什麼。

就這樣,他們戰戰兢兢的過了三個星期。在這三星期裡,KO除了精神不振外,還開始看不清、聽不清,而且會無故的摔倒或是碰到桌角之類的,弄得全身有不少傷口,嚇得郝眉趕緊請假照顧KO。與此同時,手鐲開始能在白天出現,而那詭異的暗紫的光慢慢變成粉紫色,數字也減到了11。種種跡象都顯示那個數字似乎代表KO剩下的時間。

“難怪你醒來後我總感覺少了些什麼,原來是少了一份生命的氣息。” 郝眉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

KO坐在郝眉身邊,沉默不語,只靜靜的看著郝眉,想要把他烙在心上。他看了很久,才緩緩開口︰ “眉眉…”

“怎麼啦?”

KO拉著郝眉的手,吻在他左手的無名指上,然後凝視著郝眉,說︰ “我沒能給你任何承諾,但我的心一直有你,也只有你了。”

郝眉慢慢的抽出被KO握住的手,雙手環著KO的頸,額頭抵著KO的額頭說︰“我也是…只有你了。”

KO看著倒影在郝眉瞳孔裡自己的身影,突然想起了一句話︰你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裡都是你。

他摟著郝眉的肩膀,讓他依偎在自己懷裡,然後將嘴唇貼近他的耳朵,說︰ “眉眉,我愛你。”

郝眉聽著KO一下一下的心跳聲,應了一聲︰ “我知道呀,我也愛你呀。”

KO見郝眉差不多睡著了,就抱他回房間。

KO手鐲上的數字愈來愈小,終於到了離別的那一天。那天是聖誕節,是他們在一起後過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聖誕節。

那天天色陰沉,下著毛毛細雨,跟他們的心情一樣。早上醒來,郝眉拉著KO到處逛逛,感受一下聖誕氣氛。KO走路已經不太靈活,郝眉小心的牽著他,慢慢的散步。

到了晚上,KO和郝眉作最後的道別。郝眉看著KO手上的手鐲,終於忍不住掉眼淚。KO看到郝眉這個樣子,非常心痛和自責。

“早知如此,我便不會跟你表白的,是我耽誤了你。” KO垂下頭,哽咽的說。

郝眉捧住他的頭,看著他的眼睛說 “我不後悔,至少我們愛過。”

說完後,郝眉伸出雙手,問 “你可以抱抱我嗎﹖”

KO沒有回答,只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郝眉,他在郝眉耳邊輕輕的說 “眉眉,答應我好好活下去,我等你。”

郝眉把頭埋在KO的懷裡點了點頭,問了一句 “你還剩多少時間﹖”

KO看一看手錶,說 “一分鐘吧,快到十二時了。”

說完之後,他放開了雙手,靜靜的看著郝眉,然後慢慢把右手放在郝眉的胸口上,說 “我永遠都在。”

郝眉把手覆上他的手,看著KO的身體漸漸變成透明,最後消失了。

郝眉放下了他的手,卻發現他的掌心躺著一枚戒指。這枚戒指是一對,他和KO每人一枚,是他們確立關係後一個月買的。

那時候,他發覺KO身邊總是有很多人跟他搭訕,吃醋不已,卻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宣示主權。誰知道隔天KO就不知道從哪弄到這對戒指,讓他戴上。

這對戒指的設計簡單,戒指上只刻了代表他們倆的兩個英文字母,K 和 H。

正當郝眉想把戒指收好的時候,他看到戒指內好像寫了幾個字,他才想起KO說他找人刻了一些字,卻不讓郝眉知道。無論郝眉用了什麼方法,KO都不肯說,所以郝眉漸漸把這件事忘了。

現在KO不在了,郝眉終於可以看到戒指內刻的是什麼。

KO的戒指刻的是 “此生不悔”。

郝眉趕緊把自己那枚戒指脫了下來,卻在看到那一行字的時候淚如雨下。

戒指內刻的是 “今生唯一的愛”。

【K莫】一家三口小段子 (甜?/短完)

私設:梓辰(ko和郝眉領養的男孩,兩歲)

以下正文

中午時分,ko在廚房做飯,郝眉就在客廳看著梓辰玩耍。客廳不時傳來歡樂的笑聲。

過了一會,ko發現客廳沒有了聲音,便走出去看看。

卻看到郝眉靠在沙發睡著了,而梓辰正費力的從沙發上拿自己的小被子,蓋在郝眉身上。

忽然他一個踉蹌,嚇得ko連忙關火,脫下圍裙,抱起了梓辰。

可能是他們發出的聲音太大,吵醒了郝眉。他揉揉眼睛,看到蓋在他身上的小被子。

然後他抬頭看見ko抱著梓辰,溫柔的看著他。

大概這就是家的模樣吧!

【K莫】你的名字 (甜?/短完)

我好像真的寫不出甜文,但這篇不虐的。我盡力了,大家湊合著看吧。

以下正文

ko 和郝眉都有一個習慣,有事沒事都喜歡叫叫對方的名字。

“ko,我要吃糖醋排骨。”
“嗯。”

“ko,幫我黑他的電腦。”
“嗯。”

“ko”
“嗯?”
“ko”
“嗯。”
“沒什麼,我就是想喊喊你的名字。”

“眉眉,洗手吃飯。”
“眉眉,洗澡了。”

“眉眉”
“怎麼啦?”
“眉眉”
“快說,我還要下副本呢。”
“沒事。”
“是不是想我啦?來,眉哥賞你一個吻,mua~”

除此之外,他們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習慣,就是會在夜裡呢喃著對方的名字。

夜半時分,ko 聽到郝眉一遍遍的唸著他的名字:

“ko…ko…ko”

他剛想叫醒郝眉,卻發現他緊皺的眉頭慢慢放鬆,原本驚慌的表情變得平和,呼吸聲也回復平穩。

ko靜靜的看著郝眉,輕輕的在他的眉心吻了一下,抱著他睡著了。

一直以來,ko對於郝眉來說都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他沒想過ko會在夜裡喊他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

那天郝眉要加班,便叫ko先回家煮飯。平常他都會在大約九點回家,沒想到他在公司累得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十點了。他很快的收拾東西,飛奔回家。

當他回到小區的時候,意外的發現家裡漆黑一片,他心中一驚,慌忙的跑回家。

他按了很多遍門鈴都沒人回應,便拿鎖匙開門。

他剛進門便看到ko蜷曲著身體,在沙發和牆壁之間的空間待著,不停的唸著郝眉的小名 “眉眉…眉眉…”

郝眉心疼不已,連忙伸出雙手,想要抱著ko,卻發現自己的手還未碰到ko,ko就已經放鬆了身體,緊握的拳頭也慢慢鬆開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郝眉的氣息,ko緩緩的睜開眼睛,露出熟悉的笑容,對郝眉說:“你回來啦。”

郝眉怔怔的看著他的笑容,說:“以後你陪我加班。”

ko剛想啟齒,郝眉便把手指放在他的唇上,說:

“不可以拒絕。”

ko抱著郝眉,把頭埋在他的胸口上,輕輕的應了一聲。

然後便放開郝眉,說:“怎麼回來也不開燈呀?餓了嗎?”

郝眉這才想起,說:“我回來後就想問,你為什麼不開燈呀?還有,為什麼縮在那個角落呀?”

ko不好意思的偏了偏頭,想要迴避問題。但郝眉看穿他的意圖,便伸手把他的頭轉過來。

ko見躲不過,就說:“開燈以後只看到空蕩蕩的房子,感覺不好,關上燈就看不見了。至於那個角落,你不在的時候,待在那裡好像沒那麼孤單。”

郝眉緊緊抱著他說:“以後你就跟著眉哥我,時時刻刻留在我身邊。”

ko看著郝眉的眼睛,牽起他的手,十指緊扣說:“那我就不放手啦。”

郝眉緊緊的握著他的手,點一點頭說:“嗯,永不放手。”

【K莫】聽聽你的聲音 (一方死亡/短完)

這是一個借來的梗。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件真實事件很感動,所以就寫了。寫得不好,大家多多包容。

以下正文

早上十時,郝眉披上有些殘舊的黑色外套,撐著拐杖,慢慢地走到附近的地鐵站。

車站內的職員早已見怪不怪,紛紛向郝眉打招呼:

“郝伯,你很準時呀,每天都是這個時間到車站。”
“郝伯,你今天也很精神呀,你的孫子呢?今天不陪你嗎?”

郝眉微微一笑說:“孫子今天要上班,沒時間陪我啦。”

說完就對她們揮揮手,走到車站的一個角落。

他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靜靜的聽著那一遍又一遍重複的廣播。

這時,一個剛入職的小妹妹問:“這個伯伯怎麼那麼奇怪,每天都在這裡坐兩三小時,什麼都不做,只聽廣播?”

“你有所不知,自從他的伴侶死後,他就每天都來坐坐。”

兩個小時後,郝眉向車站職員告別,然後緩緩的走回家。

他剛回到家便看見肖奈他們。

郝眉說:“怎麼你們都有空過來?”

愚公見郝眉強顏歡笑的模樣,躊躇了很久,還是開口問道:

“你…又去地鐵站嗎?”

郝眉垂下眼說:“對呀,就是每天聽一聽他的聲音才能感覺他還在呀。”

ko 年輕時曾是車站廣播員,為地鐵公司錄了一些廣播語音:“請不要站近車門”,還有 “請先讓車上的乘客下車”等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的聲音好聽,都這麽多年還在用。

而郝眉也是因為這個聲音才注意到ko。

所以,兩年前ko剛離世的時候,肖奈黑進了地鐵公司的系統,找到了這段錄音,交給了郝眉,想讓他有一些寄託。

沒想到郝眉還是每天去車站聽廣播。

有一次,愚公忍不住問:“你在家聽不是比你去地鐵站聽還好嗎?”

郝眉輕輕的說:“在家聽錄音是不一樣的。在家裡聽總感覺他冷冰冰的,因為只是一段段不斷重複的內容。但在車站裡,這些話語是有意義的。所以,我在車站裡感到安心,也總感覺他跟我連繫。每次去車站,就好像再見到他一樣,只有這樣,我才感覺他還是愛著我,我不是一個人。”

想存一個梗

這個梗是從小說借來的,當時看到就很感動。

傳說天堂會臨時客滿,那些善良但因意外而死的人會有半年時間回到凡間生活,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直到半年時間一到,便會回到天堂。

KO已死,但有半年時間回到凡間。

考完試後應該會寫的。

有感而發

剛剛聽了一首歌, 叫平凡之路。

感覺這幾段歌詞好像在刻畫ko還沒遇到郝眉的時候的心情: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 也穿過人山人海
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 轉眼都飄散如煙
我曾經失落失望 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見平凡 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經毀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遠地離開
我曾經墮入無邊黑暗 想掙扎無法自拔
我曾經像你像他 像那野草野花
絕望著 也渴望著 也哭也笑平凡著

向前走 就這麼走 就算被給過什麼
向前走 就這麼走 就算被奪走什麼
向前走 就這麼走 就算會錯過什麼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 有什麼感覺?

【K莫】我能感覺到你

第一次發文,好幾年沒寫過這麽多的中文字,文筆很差,請大家多多包容,也希望大家給我一些鼓勵。

好想寫出你在我身邊,我不用看到你都會知道你在我身邊這種浪漫的心靈感應,但好像寫不出這樣的感覺。。。

最後注意注意ko人設被我寫崩了,大家湊合湊合著看吧。。。

以下是正文

“喲,美人你在幹嘛,KO呢﹖” 愚公左顧右盼,看見KO不在才一把拍在郝眉背上。

“去去去,美什麼,KO在家裡做飯呢。”郝眉一面不耐煩的揚揚手。

“哎喲,我說你們不會是那方面有問題吧﹖KO居然讓你自生自滅。” 愚公一面八掛的打量著郝眉。

“你…你別以為KO不在了就可以欺…KO,幫我黑他的電腦。”

“嗯”

“我的計劃書呀!!!”愚公一面生無可戀的跑回自己的座位去備份。

郝眉得瑟的看著愚公像飛一樣的跑開了,才轉過頭問KO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讓你待在家裡嗎﹖”

“想你”

郝眉臉上一熱,推開KO逐漸靠近的身體。

KO見他如此窘迫,便站直身來,拉開了他們的距離。

不過他有點困惑,郝眉一直都背著他,按理說應該是愚公先發現他的,為什麼他才剛踏進公司一步,就聽見郝眉說讓他把愚公的電腦給黑了。不過,他沒有問郝眉,他怕郝眉會說他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沒想到他真的過來了。

KO就這樣心不在焉的捱到晚上,有好幾次他想問,但又怕承受不了那個答案。

到了晚上,KO一上床就被郝眉抱個滿懷,他的身體一僵,愣住了。

郝眉把頭埋在他的頸窩,問道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從公司回來後就一直面癱的﹖”

“我一直都…”

郝眉打斷他的話說 “不是,至少對我不是,你快說,你是不是嫌棄我了﹖”

KO趕緊說 “不是,不是,我還怕你嫌棄我呢”

“那是為什麼﹖你不說以後別碰我。” 郝眉一邊說,一邊把他推開。

KO拉著郝眉的手說 “今天在公司裡,你看到我嗎﹖”

郝眉忍著翻白眼的衝動說 “廢話,當然看到呀,難不成你是鬼嗎﹖你就是因為這個糾結了一整天﹖”

KO偏過頭,想了一想 “不是,那時候你背著我,根本就看不見我。”

“原來你在說你剛踏進公司那一刻…我確實是看不見”

“那你…”

“但我能感覺到你呀”

“你是感覺到一陣寒氣嗎﹖”

郝眉瞪了他一眼 “你以為我是愚公他們嗎﹖”

“那…”

“我感覺到你是因為我有一種安心的感覺,每當你在我附近的時候,我都會感覺到。”

“那現在呢﹖”

郝眉抱著KO,抬起頭,看著KO的眼睛說 “當然是滿滿的安心啦。”

KO鬆了一口氣,抱著郝眉,讓他枕在胸口上。

就在KO以為郝眉要睡著的時候,郝眉小聲的問 “那你有感覺到我嗎﹖”

KO收緊了抱住郝眉的雙手,輕輕的在他的耳邊說了一句 “我不用感覺你,因為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郝眉朝KO揚起淺淺的微笑,說 “我也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說完之後他就閉上眼,但嘴上還在說 “我只是很想知道在你的感覺裡,我是什麼...”

KO吻一吻他的額頭,心想 “你讓我感到被人依靠,你就是我存在的理由。雖然不知道如何開口,但希望你能知道。”

此時,懷裡的人蹭了蹭他的胸口,他吻了一下郝眉的髮旋,緊緊的抱著他睡著了。

想到了一個腦洞(?

設定
ko跟原著一樣,14歲成了孤兒
郝眉設定為 孤兒(母親生了他以後就死了,他父親受不了打擊,也自殺了)

ko在父母的葬禮上遇到一個大師說他25歲以後會完全失明,現在開始視力會愈來愈差

郝眉從出生就失明了,卻不知為何,愈長大看到的東西愈來愈多,視力漸漸好了

郝眉大學畢業進了致一,ko也被招進致一(雖然視力不好,但技術很高)

郝眉跟ko 愈混愈熟,郝眉的視力愈來愈好,但ko的視力卻急速下降,還未到25歲便失明了

ko 失明的那天是郝眉跟他表白的那一天
就在郝眉終於能看到ko的那一剎那,ko就只能用手描繪郝眉的臉的輪廓

然後他們就去寺廟想知道原因

寺廟住持告訴他們,他們在前世是戀人,由於世俗不允許,他們便相約殉情,沒想到死前卻被人下咒。

雖然ko和郝眉都選擇ko現在的命運,(我未想到什麼原因),ko 就有了現在的命運

好想可以he,但我想不到如何讓ko看得見😂😂

文筆太差,希望有太太可以寫☺☺